此时,恰逢经过一个小镇,李亚西决定住下。他带母亲找到了当地仅有的家庭旅店,“现在看来,也就相当于一个乡村农家乐吧。”房间约30平米,摆着两张床,床脚堆着杂物,合着十几床毯子,没有棉絮。

2017年,束行农撰文《从南京银行金融市场部变迁看债市发展》,详述资金运营中心变迁,并将其视作南京银行业务转型的关键。